阿苗阿苗阿苗苗

目錄💢

白灰灰白:

再做一次……💢


AO3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xziee223/


分級標示(手機版格式可能會跑掉)



:NOT SAFE FOR WORK
:Dom/Sub
什麼都沒標示的就是天下太平或者請看內頁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brujay】



忍者蝙蝠俠預告衍生的粗糙腦洞




 此生到盡頭




 噓:(1(2、、(3(4(5(未完




當我的小精靈:(上(中(下




單身情歌




孽緣 




恍惚




甜甜甘風舔舔幹瘋 







[服從快感][4]人皮燈籠:(1(2(3(4(5(6(7(8(9(10(11(12(13(14(15

 
 


思念是無法停止的呼吸








[桶姐系列][1]短短的腦洞、[2]瘦身、[3]夜露死苦、[4]電視廣告、[5]保護過度、[6]媚惑(單篇完、[7]、花粉症[7.1]花粉症.續




[服從快感][3]純屬虛構








[服從快感][2]不需要承諾

 
 


充電電池 








[服從快感][1]枷鎖:(1(2(3(4(5(尾聲








[ABO][2]未來歸還:(1(2(3(4(5(6(7(8(9(10上(10下(11(12(13(14(15(16(17(18(19(20(21(22(23(24(25、、、 (未完








[ABO][1]獨角戲:(1(2(3 (4 (番外(5(6 (7(番外2(8(9 (10








對的人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clarkjay】



[人魚jay][6]宅魚日常


[人魚jay][5]珍珠蚌:(上(中、、、(未完


[人魚jay][4]雨紛飛(單篇完


[人魚jay][3]遇水則發:(上(下




歧途番外:平凡倦怠

          
、        
、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
[ABO][3]舊人難忘:(一(二、、、 (未完




[人魚jay][2]無所掩飾:(一(二(三(四(五(六(七(八(十(十一(十二(十三(十四(十五(十六(十七(十八(十九(二十(二十一(二十二(二十三(二十四(二十五(二十六(二十七 








[人魚jay][1]你我終有盡頭:(上(中(1/下(2/下(3/下 (片段




『抱歉我沒這個意思』



 [ABO][2]一人之下(番外 (註:『如果本篇是BE』的番外,可作他篇看



[ABO][1]一人之下:(1(2(3(4上(4下(5(6(7(8(9(10上 (10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damijay】



不成熟的橘子



 



Level.1




[所有權][4]糾纏:(1(2(3(4(5(6(7(8(9(10(11(12(13(14(15(16(17(18(19(20(21、、、 (未完




[所有權][3]歸巢 




[所有權][2]陷入:(1.二手貨(2.原裝貨(3.毒(4.Please be Shy.(5.公然挑釁(6.壞人的規矩(7.活口(8.依您喜好(9.Vague Eyes(10.妄想症(11.保養品(12.Sleeplessness(13.死亡預定(14.高空墜落(15.塵封(16.以為看的到就是存在(17.脫序(18.禁語(19.陽台作愛(20.控制慾(21.冬天(22.Pledge(23.寄託(24.飛不出窗(25.隱藏於道德之下(26.凌駕於虛假之上(27.Substitute(28.奪還(29.拆解(30.Connivance(31.飛散的記憶(32.好兆頭(33.高級與低級(34.祝你幸福的詛咒(35.限制級(36.野獸(37.Love Is Blind(38.聯絡不上(39.崩塌(40.嘶吼(41.了斷(42.Checkmate!(43.海闊天空

  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、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
[所有權][1]Yes, My Master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【timjay】



見光死:(1(2(3(4(5(6(7(8(9(10 (未完








薔薇刺:(1(2(3(4(5(6(7(8、、、、、 (未完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konjay】



[ABO]多夢之夜




分手快樂(一發完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其他cp或無cp】



[batfam]杰鳥無雙:(序(1(2、、(未完




[brujay親情向]靜靜燃燒的夏夜靜靜燃燒的夏夜.續




[dami+jay]強迫中獎:(1(2(3 (未完




[clarkjay+beujay][他們的OMEGA][2]全部的意義




[superbatjay][他們的OMEGA][1]一半的意義 






[全职高手][周翔]先入为主77

喜欢!

再睡一下:

77、

孙翔抖了一下,不过没说话,他的耳朵冻得通红,周泽楷心里一动,忍不住含住他的耳廓,用舌尖舔着。突来的湿热刺得耳朵发痛,孙翔往后缩,周泽楷含糊道:“别动。”
孙翔真的没动了,周泽楷觉得有些不真实,却不想深究,空气渐渐暖了,他脱下孙翔的外套,把他按倒在床上,吻着他的嘴唇,手伸进羊毛衫里,碰到温暖的肌肤,抚摸了几下,又撩起衣服,亲吻他的小腹,孙翔呼吸粗重起来,周泽楷抬头笑了下,舔了舔他的肚脐,然后伸手拉下他的裤链。
孙翔闷哼了一声,咬住了手背,房间很安静,就把黏腻的水声无限放大了,下身硬得发痛,对方的唇舌略显笨拙地抚慰着,他激动起来,揪住了周泽楷的头发,不自觉地挺腰,脑海里一片空白,甚至不敢低头去看,模糊的呻吟泻出喉间,舒服得连脚尖都勾了起来。
挺久没做,加上那种刺激,孙翔并没有坚持很久就射了,身体明明很爽,然而那股冰凉的液体忽然肆虐了起来,孙翔用力往下咽了咽,几乎尝到了淡淡的血腥气。
他茫然地看着天花板,最后抬手挡住眼睛,心里说不出的难受。
他是迟钝,不爱思考,却不是真傻。
周泽楷大概是吞下去了,片刻后起身给了他一个吻,那苦涩的味道让孙翔一下有点崩溃,“怎么了?”他皱着眉,去拉孙翔的手,却被拍开,躺着的青年别过脸,声音嘶哑道:“……爽哭了你也要管?”
周泽楷本能地感觉不对,但不知如何开口询问,孙翔抬眼,眼尾果然有些发红,他抬起长腿在他腰侧蹭了蹭,勾了下唇角:“喂,要做吗?”
“……要。”周泽楷哑声应了,脱去两人的衣服,再抬手抓住他的脚踝,向上抚摸,气氛太好,都有些甜蜜了,他靠近了些,凑过去在孙翔脸侧亲了亲。
这一刻一定多了些什么,温暖平静和情欲无关。
周泽楷耐心地给他扩张,孙翔脸色通红,他垂着头,反而显得睫毛更长,笼下一排阴影,枪王的唇游移着找到了他的,大约只有几毫米的距离,孙翔忽然说:“我想过了,这样也不错,比自己撸爽多了,反正不会怀孕,你想玩,我就陪你玩。”
真傻,周泽楷想,原来在这儿等着呢,他就说孙翔怎么可能平和到那份上,但这话听来真真诛心啊,他们之间的所有,在孙翔眼里都不曾往喜欢那个方向上扯,这些日子里的情色暧昧,在他看来大概都是欲望作祟。
是不是只要能爽,你都无所谓?
这话他问不出口,但孙翔眼底的淡漠强烈刺激了他,仿佛在嘲笑从始至终,只有他一个人不断、不断地在这种似是而非的情意中沦陷。
“收回去。”把你的话收回去。
孙翔倔强地回视:“哪句?不会怀孕,还是我陪你玩?”
一字一句,痛不可当,周泽楷眼神发沉,用力扳开孙翔的大腿,“混蛋!”敢来硬的?孙翔一阵难受,挣扎着抬脚踹他,操,操!你凭什么这样对我,毫不尊重,你到底当我是什么?
如果不是你……
这个想法让孙翔无比痛恨,为什么他对周泽楷就可以例外,其他任何人,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揍死,为什么只有周泽楷,他承认了,默许了,甚至……迎合了。
“我叫你住手!”
怒斥没能阻止周泽楷的行动, 他把孙翔按在床上,没有亲吻,眼底漫上一层阴霾,痛到麻痹。

他们之间总是这样赤裸直接又冲动暴烈,无法沟通,难以和解,长久地在两条路上并行着,能够碰见对方的转弯却迟迟没有到来。
还年轻不懂得,要学的从来不是爱,而是别去伤害。

挣扎厮打着,对视的一分一秒皆是荆棘刺骨,“滚!”孙翔终于挣开他的禁锢,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掼在一边,愤怒燃烧,“王八蛋。”
周泽楷自嘲地摇头,心里无奈而酸涩。
孙翔撂下一句:“玩不起就别玩……周泽楷,你少来招我!”他下了床,衣物窸窣,大力拉开房门。
他关上门,操,谁玩谁啊。
孙翔想冷笑,却没成功。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恨周泽楷的,在他面前,他总是丢脸,几乎一无所有,只是这一瞬,越察觉痛,就越鲜明地感觉到,再不会有第二个他了。
就算不愿承认,害怕去懂,直觉也不会放过,只能是周泽楷,不会是其他人。
因为他绝不允许。

这个念头让他万分狼狈,孙翔咬紧了牙,眼眶干涩的痛。身后的房门又忽然打开,他被扯回房间,按在门板上,潮湿,微凉的吻落在了眉心,眼角。
“周泽——”话没说完已经被咬住了嘴唇,轻轻撕扯。
接着他听见周泽楷哑声说:“不是玩。”
孙翔红着眼睛,没什么表情地勾了下嘴角:“那是什么。”
周泽楷闭了闭眼,把手插进他脑后的头发里,轻轻摩挲。
“你不懂吗?”
……什么意思……他愣愣地。
周泽楷握住了他的手指,靠近,他们在最深的夜里唇齿相依。
“真的不懂?”
鼻息温热,像潮湿的梦境,我不懂、不明白……孙翔在心底毫无意义地重复,似乎有什么挣扎着要从血肉里钻出,他慢慢颤抖起来,爆发般地低吼:“我不要懂!”说完,抬手揪住对方的衣领,凶狠地亲吻。
他向前逼,把周泽楷搡到床上坐着,脱下上衣丢在一边,单膝跪在床沿,他还是无法全然明了这个人的,但这一刻的感觉,和明不明白并无干系。年轻的斗神低下头,眼里的光是细碎的点点星辰,他们对视,而后亲吻,周泽楷抱着他的腰,吻着他的下巴,脖颈,孙翔说不要懂,可他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真正的答案,和勇气。

他反复抚摸孙翔的后背,从松散的裤腰滑进去,用力揉搓他的臀瓣,孙翔闷哼一声,手指划过穴口的触觉让他羞耻又兴奋,有些蛮横地按着周泽楷的肩膀,孙翔把他推到床头靠着:“……我来!”
靠,我绝对是疯了!孙翔闭着眼,心中滚油煎炸,火热,酸楚而绝望。
但他无法克制那股冲动。
孙翔自暴自弃地蹭下自己的裤子,再伸手去扒周泽楷的,轮回的队长靠在床头,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。像是有几百只飞鸟一起在脑海里扑腾起翅膀,他口干舌燥,伸手握住对方的性器,泄愤一般地动作起来。
半硬的性器他稍嫌粗鲁的套弄下迅速胀大,前端流出少许体液,濡湿了他的掌心,迷离着情色的反光,孙翔竟然觉得自己十分熟悉那玩意儿上凸起的脉络和形状,并无法自控地想起自己如何被掌中之物反复贯穿,他的身体迅速地发热,情欲来得太猛烈,孙翔颤抖着垂下眼睫,看见周泽楷抿住了唇角,脸色微微发红。
操,孙翔在心里意义不明地骂了一句,分开双腿跪在周泽楷腰侧,凑上去亲吻他的眼睛,枪王抓住了他的腰,那里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,片刻后,孙翔直起身,光线在腰胯处勾勒了漂亮的一段,周泽楷模糊意识到他要做什么,心跳得厉害,下身更硬了几分,抵在孙翔臀间,并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:“你……”
孙翔解开他的睡衣扣子,就着光线看了片刻,伸手抚摸他的腹部及腰侧,那里绷紧了流畅的线条,随着呼吸轻微起伏,孙翔似乎说了句什么,但周泽楷却根本没有余裕听清,他看见孙翔扶着他硬胀的性器,竟然慢慢坐了下去。
穴口的褶皱被撑开抚平,硬热的性器整个戗入肠道,熨烫着胀满整个内部,孙翔闷哼,一绺汗湿的头发垂在前额,他抬头,眼角泛红,咬紧了牙,觉得真是疼啊,心窍都漫出了模糊不堪的血,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,他就这么放任了自己,此后再不回头,亦无路可退。他看着眼前的人,表情带了认真的凶狠,声音打抖:“周泽楷,你最好给我记住今天!”
枪王忽然毫无征兆地模糊了双眼。
他点头,伸手紧紧抓住了孙翔劲瘦的腰杆,接着挺腰,和心底的那些温柔截然相反,粗暴地把自己全部送了进去,孙翔睁大眼睛,脊椎霎时麻痹了,根本来不及喘气,周泽楷已经开始顶弄,速度不快,但就着重力作用分外深入,孙翔被颠得有些疼,还有些腰软,他按着周泽楷的肩膀,不甘示弱,循着对方的节奏起落,每次抽出到只余头部,再狠狠插到最深,彼此的动作都不愿有分毫和缓,近乎疯狂地碾压着最初的不适,孙翔晃了晃脑袋,汗水顺着脖颈流向胸膛,他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,疼痛中带着强烈的渴望,周泽楷看见了,因此而拒绝思考,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用尽力气占有他。
黏腻高热的摩擦中,前列腺被反复刺激,孙翔被逼出了生理性的眼泪,胯间高高翘起的性器在没有任何抚慰的情况下,射出了一小股白浊,他忍不住叫出了声,颤抖着挺直了脊背。
周泽楷深深地看他,一手摸着他的胸口,小腹,汗水湿透,肌肤相触的部分有些打滑,他握住孙翔的性器,随着抽插的节奏抚慰,另一只则慢慢握住他垂在身侧的手。
骨节一点点扣紧。
孙翔没来由地眼眶发酸。
他们在一起,总有股疼痛的冲动,格外真实而悸动。
他上瘾,却拒绝承认,只是一次又一次地把那些似是而非的情绪塞回胸腔,但这一次,他做不到了,那些东西胀满他的五脏六腑,生生让他错觉,有这只手在,就算是悬崖,前方也当生出路来。
周泽楷抬手勾着他的脖子把他拽下来,沙哑着嗓子说:“别怕。”他吻着他的唇瓣,不容抗拒地抽插着,这个姿势并不好用力,但彼此都感觉到快意汹涌,深入骨髓,孙翔紧紧抓住了周泽楷的手指,深吻把喘息堵在了喉间,换气的间隙,他有点儿回神:“我没怕。”他眼中的光芒如同瞬间腾起的烈焰,“……我干嘛要怕。”
他骄傲,明亮,无法摧折,不惧黑暗。
周泽楷无法忍耐,这样的孙翔,是他唯一不曾放弃的理由。他搂紧孙翔汗湿的脊背,就着相连的姿势慢慢把他反压在床尾,动作的节奏放缓了,孙翔咬着牙:“靠……”
“难受?”
孙翔有点发抖,此刻对方的性器在肠道里不轻不重地蹭着,牵扯出丝丝缕缕的酥麻,像温水漫过全身,太温和,反而有些不习惯了,之前两次,他们做爱像在打架,夹杂着暴力暴烈,烈火焚烧一般在疼痛中淋漓尽致地发泄,而现在周泽楷像是变了一个人,他吻了吻他的脸,他的鼻尖,然后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嘴唇,昏暗中他们的目光锁定彼此,真肉麻,孙翔眼皮发烫,他别开眼,觉得喘不过气。
他忽然短促地笑了声,屈起双腿更用力地勾紧周泽楷的腰带向自己,眼睛仍有些红:“你是没吃饱吗?”周泽楷顿了顿,低头和他对视,他们的眼里都清晰地燃烧着某种渴望,轮回的队长向前少许,双手托着他的后臀,性器霎时捅得更深,孙翔眼角渗出少许眼泪,忍不住骂了一声,感觉腰都快被折断了。
周泽楷大开大合地抽送起来,并揉搓着他的臀肉,向中间不断挤压,穴口附近的嫩肉被磨得通红,热辣的爽痛直击大脑深处,孙翔再骂不出声,几乎快被整个顶翻过去,一下一下的冲撞中,心脏变得不堪重负,那种近乎饥渴的需索让他眼睛发热,更想做点什么来宣泄此刻堵塞在胸口的情绪和冲动。他泄愤般一口咬在周泽楷的肩膀上,“再、啊、给我用力点!”灼热的气息喷在耳边,周泽楷想笑,心里又酸胀得厉害:“不够?”
“你说呢?”他挑衅地,像一头野兽,眼神黑亮慑人,周泽楷说不出话,被他撩得心血烧干,都是男人,欲望之下便显得那么赤裸直白,他拉着孙翔的手按在两人相连的地方,那里热得像有熔浆滚过,孙翔脸上全是情欲的潮红,手心发烫,焦灼的渴望席卷而来,他喘息着,脑海空白,最后低声说了句:“好硬……啊……”
“舒服吗?”
“恩……啊、你……”孙翔蹙着眉尖,神情仿佛要哭出来一般,他今年已经二十,身高腿长,是个真正男人的样子,虽然有一颗直线式思维的脑袋,做事偶尔让人觉得犯傻,但赛场之上,他同样是悍不可挡的王者,周泽楷从来没小瞧他,更知道之所以他可以对孙翔做这种事,是因为他是周泽楷。
他此刻无比笃定这一点。
他们最后做了两次,第二次用了背入式,孙翔趴跪着,这个姿势让他的脸色极其难看:“周泽楷,我掐死你!”周泽楷从后面插进来的时候他简直想踹死他,周泽楷安抚地吻着他汗湿的背,挺入,再抽出,孙翔腿软得几乎跪不住,他的身体从来没有这么敏感过,每一下微小的摩擦都激起一串电流,击穿他的整个脊椎,大脑,他几乎有种会被插射的恐惧感,周泽楷捞着他的腰,抚摸腰间微微的凹陷,最后咬了咬他的后颈,原始的本能驱使下,他们像两只野兽一样,在这个狭窄逼仄的空间里交媾,厮咬,或抚慰。
同性相恋是种罪,越禁忌越无法摆脱,孙翔觉得自己整个都被祸害了,到底怎么发生的,他发狠地想,这就是个不见底的坑,跌下去只有活埋的份,两人一起,缺不了哪一个。
他们热汗淋漓地交缠着,用最亲密的姿势,激烈地亲吻,发泄,直到高潮。

做完以后孙翔累得连手指都抬不起来,但心里舒畅了不少。周泽楷把一塌糊涂的床单从他身下拽了出来,孙翔揉了揉眼睛,一副立刻就能秒睡的样子。
“去浴室。”周泽楷把床单团了团扔在一边,伸手去拉孙翔。
“没力气。”孙翔哑声回答。
“……我帮你。”不弄出来对身体不好。
孙翔睁开眼,觉得周泽楷一脸的道貌岸然:“你是还没做够吧?”接着皱眉,“衣服穿上!”
“为什么?”
“看了眼瞎。”孙翔又闭上眼。
“你喜欢。”
他用的是陈述句,孙翔耳朵红了,嗤道:“美得你,你有的我都有。”
周泽楷笑了:“我抱你去。”
“我靠!你敢!”孙翔一下炸了,警惕地坐了起来,但视线扫了扫他,又有点得意地,“啊哈,你抱不动。”
大家都是宅男,他身高也有一米八,他不信周泽楷有这臂力,何况刚才消耗了这么多体力。
“……”周泽楷沉默了几秒,诚实道,“……抱不动。”
孙翔弯了下嘴角。其实他挺少笑的,至少周泽楷的记忆中,这人大部分时候都顾着生奇怪的气了,但这是一个真正的笑容,灯光下竟然有种难言的,仿佛默认一般的温柔。
这种情形下,有些话好像可以随时脱口而出。
周泽楷的呼吸顿了顿,“孙翔。”
“……”
“我——”
“靠,你不许说!”孙翔竟像是预料到什么一般,耳朵通红,“说出来我揍死你。”
周泽楷:“…………”
他忍不住笑了。
“不许笑!”
“恩。”
“那你还笑?”
“抱歉,忍不住。”
“……”
“去浴室。”
孙翔不情愿地站了起来,脸色一瞬间又黑了:“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射在里面?”
“对不起。”枪王从善如流。
“再有下次我削了你。”孙翔威胁。
“……”

洗澡的时候孙翔问:“今天那女的,你女朋友啊?”
看来是真的介意,周泽楷从镜子里看他,雾蒙蒙的,笑容很温和:“我只有男朋友。”
枪王的男朋友:“……”
周泽楷犹豫了一下,实话实说道:“是相亲对象。”
孙翔面无表情地“哦”了一声,“挺有出息啊,枪王大人。”
“会说清楚的。”
“那关我什么事。”孙翔哼了一声,晃了下脑袋,水珠顺着他的脖颈流向胸膛,上面都是周泽楷制造的痕迹,“靠,都是你留的……你动物啊?”他摸摸自己腰腹之间的青紫,“这得多久能消……”
周泽楷听着,心口居然闷痛,哑声道:“……不好吗?”
孙翔看着他的表情,“好个屁!”他凑上去,水雾里眉眼锐利,在周泽楷肩膀的某一处咬了咬,那里还留着之前的牙印,“不过,你也有,哈哈。”
周泽楷失笑,把他抵在冰凉的瓷砖上,孙翔缩了一下,周泽楷撩开他的头发:“你今天叫我什么?”
“什么?”孙翔没明白。
“下午。”
孙翔皱眉想了想,“哦”了一声,翘着唇角:“你是说……队长?”他压低声音,好像这是一个被水雾包裹的暧昧秘密,周泽楷几乎是在话音刚落的一瞬间便亲了上来,这大概是他们最温和的一个吻,孙翔把手按在对方后脑上,交睫之间,湿漉漉的眉眼,很平凡的夜,心里却慢慢宁静了,两个男人,其实并不稀罕太过甜蜜的温馨,他总是不懂周泽楷,却也能偶尔在最亲密的肢体交流中,感受到那种模糊而深沉的感情。
周泽楷也知道孙翔是个有点迟钝的,一根筋的傻瓜,可生命里有他,觉得很温暖,足够了。
旁人无须明白,亦无从置喙。

TBC

被这一段肉吸干了精气,呆